球皇体育

热门 中超 NBA 芬超 土甲 瑞典超 波女超 爱沙女甲冠 德甲 巴林杯 南太运男篮 南太运男篮 波黑联 孟冠联 斯亚甲 波黑联 塞内甲 西甲 澳超 爱沙女甲冠 世界杯 突尼斯联 波罗杯 巴林杯 爱沙女甲冠 安哥甲 挪乙 比甲 南非后备 美篮锦U16 波女联

首页 足球新闻

欧洲中国队的历史迷思英格兰是伪强队吗?

  抛开水平不谈,中英两国在足球上其实有很多“共同语言”。

  在这世界上,有资格派出四支球队踢世界杯的,只有两个国家。一是英国,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分别参赛。另一个国家,就是中国:中国队、中国香港队、中国澳门队、中国台北队,都能打世界杯预选赛。

  中英还都是足球发源地。中国古代发明了蹴鞠,著名球星不只有“大宋梅西”高俅,《金瓶梅》里,西门庆也是踢球好手;正史中,宋太祖、宋太宗和宋徽宗也爱踢两脚。唐朝贞观年间,李浣嗣为首的宫女蹴鞠队,大败外国使者,这是中国女足的优良传统。直到明太祖朱元璋认为踢球不务正业,下令“蹴圆者,卸脚”,谁踢球剁谁脚,一下断了民间踢球之风。这老朱,真是中国足球发展的罪人。

  英国则是现代足球发源地,遥遥领先世界。国际足联成立时,英国四大足协都以独立身份加入。有人说,英国四支球队合体该有多强,但因历史渊源,这四家根本捏不成团。比如苏格兰最恨英格兰,听听这位苏格兰小哥的分析:

  英国女王去世,苏格兰球迷却很开心。苏超赛场上,有人唱“伊丽莎白进了小盒子”,有人唱“讨厌王室你就鼓鼓掌”。苏格兰人对英格兰的这种反感与反抗,让人想起电影《勇敢的心》里,华莱士的那一句……

  回到世界杯。前三届大赛,英国都没参赛,一是与国际足联有矛盾;二也因自视甚高。有人认为,那时英格兰如果参加世界杯,没准会连拿冠军,一个佐证是,1934年世界杯冠军意大利和英格兰踢挑战赛,2比3输了。

  英国人会踢球的传统无处不在。抗美援朝期间,志愿军在碧潼战俘营组织各国战俘“奥运会”,足球冠军不出意外被英国战俘队夺走。志愿军老兵李雨田回忆,英军威灵顿公爵团的一名士兵投降后就对他说:“听说你们在战俘营组织足球赛,太好了,我是英国人,我不想打仗,想去踢球。”

  几十年后,中国足球一度走上学习英国的路线。1983年,沃特福德队访华,5比1横扫中国队,那种高举高打、头球轰炸的英式踢法,震撼了中国足球界。1985年的全国联赛中,出台了新规,积分净胜球相同时,头球得分双算。

  80年代后期,朱波下底传中,高中锋柳海光头球抢点,成为中国男足一个威力十足的套路。1988年奥运会预选赛,中国男足首次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在东京的生死战中,就是靠柳海光的头球,砸开了日本队的大门。

  1996年,中国男足在工体再战英格兰,输了0比3。赛前舆论说,我们要用技术对付英国人的身体,真踢起来却发现,这支拥有加斯科因、麦克马纳曼的英格兰,早已抛弃英式踢法,变成细腻的技术流。英超也开始全面学习欧陆打法,英国人,与时俱进了。

  在中国,有大批英超球迷,但其中有多少英格兰支持者?这很难说。我可能支持曼联、利物浦、曼城、切尔西,但未必喜欢英格兰队。更何况,三狮这些年成绩不理想,球星也不如从前有魅力了。

  想当年,加斯科因的张狂吸引着老一代的中国英迷,贝克汉姆和欧文那一拨的青春帅气,更是吸粉无数。但现在的这支英格兰,谁还有那样的号召力?唉,传奇已老,无人接班。

  一般来说,祖上曾经阔过,容易沉溺在历史的荣光中,产生某种孤傲自大。

  这种孤傲,是英国人性格中固有的一面。地处岛国,英国长期奉行“光荣孤立”,与欧洲大陆若即若离,比如开车靠左、英镑独立、如今又玩脱欧。

  英国人的孤傲,来自过往。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帝国,是日不落的大英,统治面积3300万平方公里,远超排名第二的蒙古帝国。

  英国还是对近现代西方文明贡献最大的国家,没有之一。《大宪章》与《权利法案》,用法律限制王权,保护私产;工业革命,推动技术飞跃与物质繁荣。

  1792年,英国马嘎尔尼使团出使清朝,被乾隆皇帝打发回家,乾隆不屑的说,大清乃天朝上国,无所不有,你们那些奇怪礼物,我看不上。在英国人送来的礼物中,有众多工业革命的成果,天体仪、纺纱机、火炮……这本是清朝开眼看世界的一次机会,但沉溺在已有荣光中的乾隆错过了。半个世纪后,当大清再次遇到这个对手,遭遇的却是鸦片战争、火烧圆明园……

  英国人当过世界老大,就容易看不起别人。英语俚语中,有很多对别国的调侃。把“讨厌鬼”叫“荷兰大叔”(Dutch uncle),把“不告而别”称为“法国式离开”(French leave),把“吹牛的人”叫做“西班牙选手”(Spanish athlete)。顺便提一下,用英文写上海,一定要大写S,因为全部小写的“shanghai”,在英文里意思是拐骗。

  在足球上,英格兰也很傲娇。自诩英超世界第一,还总说英格兰球员诚实,假摔的都是南美和欧陆球员。1966年世界杯,是英格兰唯一的大赛冠军,那一年,女王才40岁。之后每逢大赛,英格兰总觉得自己该夺冠,有人总结了一个奇特的循环:赛前全英抱有巨大期待,赛中常被德国阿根廷这些打过战争的对手淘汰,赛后找一只替罪羊,比如上帝之手,或者小贝的红牌。等下届大赛前,又开始觉得我是大热门。如此循环往复,难怪被叫欧洲中国队。

  但被现实捶打久了,英国人演化出了另一个特质:冷幽默与自嘲。

  憨豆爱占便宜又自以为是,是英国人对自我劣根性的剖析;日不落帝国成为过去,英国人在《是,首相》里自嘲,英国如今沦为了美军导弹基地。

  大赛上,英格兰碰到点球大战就爱腿软。三狮主帅索斯盖特,当年在欧洲杯罚丢点球,加上世界杯罚丢点球的皮尔斯与瓦德尔,三人一起演过这么一个广告,自黑到了极致。

  最典型的,是英格兰球迷那首著名的《足球回家》,歌词里既有对昔日辉煌的傲娇,也有沉沦后无奈的落差。

  世界杯荣光已过去半个世纪,日不落帝国更已云散烟消。经历过盛衰沉沦的英国人,将自大与自嘲这对矛盾的性格特质,奇特的融于一身。

  足球没有永恒的霸主,世界没有永久的帝国。日不落的传说,讲述的却是:没有永远不落的太阳。

  (李普利)